小棉被

emmm……怎么说我们冥冥老师也是美妆达人是吧?
这辈子眼睛睁最大的时候就是刷睫毛的时候。😂

姿势有参考,感谢 饮水小宝贝帮我找大玉的后脑勺什么样……画起来太麻烦了,我选择瞎搞,画霹雳嘛开心就好

终于发现为什么对地冥老师眼熟了…………恶魔城啊

爽朗的笑容😊
为什么不用合照呢?
face app碰上冥冥老师盔甲那套就找不到脸在哪里了😂

无端和小云雀有点像啊,小马大法好。马又不需要穿衣服对吧?
以后有空好好搞一个……

【迹冥】超凡双生-3

OOC我的,其他都是官方爸爸的
超凡双生是个好游戏
天地不容不动摇
ready?Go


————————
“前线记者为您带来灾害天气前方消息,目前飓风今天下午经由沿海地区登陆,目前正在袭击我州郊区……灾害造成部分地区供水供电以及通讯中断……请市民们按照指示有序疏散,切勿在雷雨天气外出……”

拜独立供电系统所赐,天迹这会还能吃上热腾腾的速冻叉烧包。值班人员正在埋头抢修通讯设施,与外界沟通的渠道仅剩下收听广播一途。


一天前他和君奉天就异常现象讨论排除了巧合的可能,滴水不漏地避开潜藏的监视器也不可能是疯狂的死魂灵所为。

世界上专攻非自然现象的研究所多半选址考究。云门曾经的试验场曾经因为事故撕开了人世与往世的缝隙,穿透灵魂的飓风冲击使在场工作人员尽数罹难,源源不断被牵引而来的死魂灵将这里化成了炼狱。

天迹作为事故幸存者,经过近十年的努力才把事故遗留的影响消弭,云门也因此成了仙脚。为了不再重蹈覆辙,仙脚自内门后的所有场地都秘密布置了针对非人的拘束监视设施,其强度与试验场相差无几。

显而易见,目前仙脚内唯一的灵体邪说太年幼了,还不具备造成这些大规模骚乱的能力。

“假使的确存在一个隐匿着的灵体”,君奉天赞成天迹的这个假设“那么这些细枝末节的骚乱就不太可能是有意为之。”

“这更像是灾祸酝酿时泄露的蛛丝马迹”天迹正色道,“我们需要防范于未然,奉天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吗?”

法儒最终还是拒绝了天迹的邀请,就像个普通学者结束短期访问那样离开了研究所。

那时造成这次灾害的飓风还是大西洋上的一个气旋。

没人料想得到,仅仅一天功夫,这个气旋就变成怪兽级的灾害。似乎是冥冥之中有人规划好了路径一样,飓风一登陆就沿着直线向仙脚行径。

这可真是稳准狠的一记直拳。

天迹庆幸那犯上作乱的灵体好歹没把整个研究所一锅端了。

灾后重建的第一夜,天迹没有亲临现场指挥抢险,而是孤身一人深入地下试验场。

试验场和往常并无二致,寂静空旷,看不见的研究对象寄宿在这运动馆大小的空间内。仪器发出轻微的蜂鸣声,拘束器产生的控制场和天迹随身佩戴的稳灵器碰撞成橘红色的微亮光弧。

“邪说?”天迹通过面罩式样的监视器望向场地内的人影,就听他发出一声人类难以模仿的啸叹算是对天迹的回应。

邪说没有什么异常,看来大鱼没有来咬饵。
大鱼不上钩,势必潜藏在更深的水底。

天迹想起了法儒的建议,转身从安全通道走向更深的地下。老旧的矿灯照得阶梯昏黄,不知走了多久终于来到云门曾经的试验场外。

这里寄托了天迹令人怀念的过往,他和他的是兄弟们整个学生时代在这里度过,兼职助手、调试设备,以及充当大部分研究的记录员。

他随手拾起地上散落的卷宗,当年的意外事故使整个研究场一片狼籍,事后匆忙封存现场也未派人着手整理。

天迹拂掉卷宗上的灰尘,脆弱的内页已经分崩离析,封面上模糊的字迹尚可辨认:

……灵体的融合……研究……
Y10 卷三
研究对象:人殊-人觉
记录员:玉逍遥

看到这天迹不禁哑然失笑,灵体与联系人的融合研究是玄尊早期的项目,研究结果虽然不尽如人意,但好在研究对象成了他现在的挚友,多年前兄弟俩开始在国家机关供职,目前行踪成谜。

天迹随手把卷宗封面扔回故纸堆,真诚感谢当年的研究人员早一步备份了原始数据,这里绝大多数的文献记载早已电子化并被仙脚继承。

他这一扔把掩盖在下面的另一本卷宗暴露了出来,和遍地破烂一样的卷宗相比,这一本崭新的程度简直格格不入。

天迹弯下腰拾起了它,熟悉的制式,陌生的项目。

封面上大块油污掩盖了一些内容,但仍旧可读的部分却让天迹心神大震:

……灵体……可行性研究……
Y10 卷三
研究对象:地冥-天迹
记录员:非常君




【迹冥】超凡双生-2

OOC我的,其他都是官方爸爸的
超凡双生是个好游戏
天地不容不动摇
ready?Go


————————
天迹联络君奉天的时候正巧他在巡视考场,手机自然是关机的,他就耐着性子发邮件一封接一封塞爆私人邮箱。

盼星星盼月亮,盼到了晚上可算在访客登记系统上看见了君奉天的申请记录。

研究所占地不大,自玄尊掌管那时起便是机密机要机关。挂着三机的名头,此地安保规格自然水涨船高,外门长期由特工保障,访客轻易不得来往。

自从玄尊隐退之后,云门早已不是那个云门,诸事今非昔比,师门各奔东西。好在兄弟还是那个兄弟,一呼必应。

天迹赶忙解锁数道关卡,又亲自去检疫关口把师弟从行政通道引到办公室来。

一别数年,再相见君奉天一身西装笔挺,和松松垮垮的天迹一比,瞧不出到底谁才是风尘仆仆不远万里赶来的那个。

十年前玉逍遥继承导师衣钵,玄尊亲子君奉天却好像避嫌一般去了大学从此为人师表,从此对非自然研究守口如瓶,多年来兢兢业业,在新领域赢得“法儒”这一响亮名号。

谁又能想到,仙脚地下偌大的拘束器改良工程当年竟是君奉天牵头的。

天迹招呼师弟吃了些加热过的快餐,又一起小酌了一杯抒了会情,终于憋不住开口,东拉西扯还没说到重点,法儒便挥手打断他,“按规矩来。”

“奉天你还是老样子”,玉逍遥不禁失笑,从文件柜里找出保密协议,启动记录仪,瞧着君奉天签了字才正色讲起了这几日来的异象。

他从监视器捕捉到的异常波动谈起,研究所异常降温、仪器故障、部分数据自相矛盾,隐去冰花不谈,最后讲到这段时间以来研究所上下的集体焦躁情绪:“我的研究对象居然开始相互厌恶了。”

天迹含糊地把邪凡双子概括为研究双胞胎间的心灵感应,法儒不发一言,面上却是心领神会。

异常降温、电子仪器莫名故障、歪曲事实和群体情绪异常恰好是灵体导致的非自然现象。

目前主流看法认为死魂灵和灵体都具有超自然力量,但亡灵多失去理智,而灵体则因为和联系人的纽带关系更可控。

这纽带就好像一端牵着猛犬的缰绳一样,能够服从命令的超自然力量恰好正是各方势力眼中炙手可热的新型武器。

天迹目前的研究方向法儒也是有所耳闻的。和玄尊致力于切断纽带取代联系人的做法相反,天迹认为加强纽带才是正确的出路。

天迹说到兴奋处,双眼闪闪发光地盯着法儒:“奉天,我认为研究所内存在一个不受控制的灵体。我把双胞胎中的一个送走了,剩下一个作为诱饵。我需要你加入研究,为我找到纽带的另一头。”


————————
地冥老师还不出场我也捉急呀ಠ_ಠ

【迹冥】超凡双生-1

OOC我的,其他都是官方爸爸的
超凡双生是个好游戏
天地不容不动摇
ready?Go


————————


天迹捧着灌满热巧克力的马克杯站在窗台前静静地出神。

室外的寒冷和屋内的温暖在夹层玻璃表面激烈冲突,将远处的景物氤氲成一片。透过白茫茫的水汽看过去,树丛上的覆雪和被滚烫巧克力饮料上融化成泡沫的棉花糖出奇的相似。

啊,赞美现代科技。天迹啜了一口热饮不禁感叹,这是他连续通宵的第三天,几天前一个突发情况迫使他在别人阖家欢聚的时候独自留在他的研究所里。

没错,是他的研究所。
每当想到这一点,天迹都觉得心潮澎湃。

历史上用于第一例被捕捉并且观察到的灵体“呼吸者艾登”与他的关系人祖迪的拘束器就是出自这里,此后该方面的研究进展各国都停滞不前,只有在这里依旧突飞猛进。

自从业内被尊称为“玄尊”的君老因病退居二线时,大弟子玉逍遥便接过了研究所的大梁,站在了非自然现象领域的前端。

天迹被认为是在狭义非自然现象——也就是俗称的灵体研究上站的最高的人,而从他的年龄上来看,今后势必走的更远。


就像之前所有的意见领袖一样,自从十年前他坐上这头把交椅,玉逍遥的名字就被“天迹”这一响亮名号取代。研究所也由“云门”变成被更多业内人士熟悉的“仙脚”。

仿佛一路都顺风顺水的天迹却在眼下的研究课题上碰到了一个难以理解的偏差。

他有幸接触到一例和“呼吸者”相当接近的研究对象。

关系人剑随风是个健康活泼的男孩,自从他参与进这项研究后大家更愿意叫他“离凡”,而主要研究对象——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灵体被称作“邪说”。

离凡描述他的孪生兄弟邪说是个难以理解的男孩,脸上仿佛用狂欢节的油彩涂抹过无法判断表情。

“他就是个怪胎!谁都不相信,觉得谁都可恨,还非要我干这干那!”离凡对邪说的感情厌恶大过了恐惧,“他要是在学校里绝对交不到朋友!”

邪说比起“呼吸者艾登”要弱小的多,他无法从心理或是物理上造成大的破坏,他的情绪变化最多只能使热咖啡变的不太烫口。

拘束器可以把他从关系人身边剥离开,而监视器则可以把他形象勾勒下来。

邪说的表情麻木空洞,瘦弱拘谨,和他健康活泼的兄弟简直是南辕北辙。

就像他的孪生兄弟一般大,可以被观察到的邪说就像一个真实的小男孩。不久之前他的兄弟出发前往养父母身边共享天伦,而邪说只能呆在地下拘束器里和监视器里的天迹遥遥相望。

“节日不需要意外,”离凡坚持说。

监视器的画面不规则地震动了一下,仿佛显示器变成了鸟雀掠过的湖面闪着杂乱无章的波纹,随即又恢复了静息。

小家伙生气了,天迹思忖道。
这是三天来天迹通宵达旦观察得到的唯一结论,和他期待的结果相距甚远。

人人都知道,邪说就是目前有且仅有的灵体。

三天前,邪凡双子正在别的设施内配合研究,仙脚内的常规维护中的监视器却捕捉到了一个短暂的可疑的波动。

研究所内的大部分相关研究人员把这归类到设备调试的正常现象,所有人按照本来的计划轮换外出过节,仅有核心成员知道天迹正在持续观察着地下设施。

三天内风平浪静。

在这一个平平无奇的凌晨,冷凝形成的水滴在窗户上蜿蜒而下,寒风刮得远处的松涛哗哗作响。

看来世界上的确不存在第二个灵体,天迹漫不经心地吹开饮料上的泡沫,抬头却看见窗户上的雾气不知何时结成了大幅的冰花。

仿佛有个看不见的人在窗外用手指涂抹,低温使冰花沿着痕迹肆意生长,构成了奇妙的图样。

天迹却感觉啜了一口冰水一样沉到了心底。

玻璃上的仿佛是天迹自己的字迹:

别妨碍我
离开


新的像素图,地冥老师和陆行鸟很配哦

要是我们地冥老师打歌,邓丽君怀旧金曲五十首,每首都能拿来现成的用啊٩( ᐛ )و

简直是地冥老师的角色歌……